谷歌的女财离职,作为18号员工,领导Youtube的收购

行业资讯 admin 发布时间:2024-04-22 浏览:17 次

58岁“神”卸任:第18号雇员,领导Youtube的收购

另一位身居要职的硅谷女性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宣布离职。

苏珊在这个时候走了对谷歌并不意味着什么。

谷歌是她家里的车库建立的,第一位营销经理就是她,在著名涂鸦Logo后面,她也加入了进来,开创性广告产品AdSense首位产品经理就是她,提出并促成谷歌并购YouTube公司的,仍然是她。

如今,在为谷歌效力24年、掌舵YouTube9年之后,58岁的苏珊决定退下来。

2月17日,苏珊宣布卸任YouTube的CEO一职。她表示自己是一名“不成功”的管理者。在写给职工的一封信中,她解释了出发的理由:“开始新的篇章,专注于我的家庭、健康和我热衷的个人项目。”

苏珊·沃西基

她表示,自己已经同意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离职之后,会继续担任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顾问。

谷歌正处于一个比较困难的阶段,月初,2022财政年度四季度营收利润欠佳,广告收入是继IPO之后的又一次滑坡。随即由微软带来了ChatGPT的“下战书”,继仓促发布同类聊天机器人产品Bart之后,又因为宣传页面上的明显错误一夜蒸发7000亿美元市值。

另一方面YouTube在最近几年正面临TikTok的猛烈进攻,不过,它的对标短视频功能YouTube Shorts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开发,但是危机还没有消除,无论是内容创作者、广告商也是搜索用户,TikTok全都开始了激烈的攻击。

苏珊辞职也成为硅谷不断流失女性高管另一刺耳音符。Meta连续失去了两名女高管,谢丽尔·桑德伯格去年卸任首席运营官一职,不久前,首席商务官马恩·莱文亦辞职。

当苏珊走后,这位硅谷科技巨头暂无女性CEO。

A A

如果你想选“硅谷之女”的话,苏珊就是最好的候选人。

1968年的美国加州北圣克拉拉县,已是高科技企业荟萃,英特尔也是刚在这里创立的,苏珊就诞生于此。她的父母希望她能成为一名工程师。两年后,圣克拉拉谷将获得三十年后的新名字“硅谷”,苏珊也将进入英特尔公司。

70年代硅谷进入巅峰时期,苏珊一家寄予厚望,希望从事学术研究。其母为记者,其父则在斯坦福大学教授物理学,苏珊成长于斯坦福大学校园,周围聚集了科学家和数学家,与着名数学家乔治·丹齐格(George Dantzig)为邻,人称“线性规则的鼻祖”。

差不多很自然,苏珊走向学术研究之路,考入哈佛大学,攻读历史与文学,也希望能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

但是,“科技”却让她着迷不已。1998年三十岁的苏珊已供职于英特尔公司,并且同时为贝恩公司、韦伯公司担任管理顾问。

是年9月苏珊结婚1个月,并且正孕育着一种生命。她和丈夫以61.5万美元的价格买了一套房子,以缓解贷款紧张局面,苏珊把房间租给两名斯坦福大学博士生,每月1700美元:车库内洗衣机、干衣机任意用,工作就在卧室。

这两名年轻人叫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他们希望毕业项目能够商业化,这一新公司以“谷歌”命名。

当时,硅谷正经历着一场全新的变革,互联网大潮从硅谷涌向世界。甚至苏珊的英特尔公司也是如此,这一年还发布了第一款服务器芯片产品Pentium II Xeon,启动由PC芯片制造商到服务器芯片制造商战略转变。

原本对技术感兴趣的苏珊,马上被谷歌的设想吸引住了。搬到车库前,谷歌日处理查询量已达10000,有时候连斯坦福大学互联网容量的一半都被消耗殆尽。

事后苏珊在回忆那段时间时说道:“深夜一起在车库里吃着披萨和M&M巧克力豆,他们和我谈起技术如何能改变世界。”

将来好像在自己车库。1998年即将结束时,创办人佩奇邀请校友聚会,书写的颇有标志意义:“斯坦福的研究项目现在已经成为Google.com:下一代的互联网搜索公司。”

B B

1999年在把车库出租给谷歌的不到一年时间里、儿童尚未出生,苏珊从英特尔辞职加盟谷歌,成为小公司第18号的员工,还成为企业首位营销经理。

在斯坦福校园长大,哈佛毕业的苏珊拥有丰富的资源和技能。她是如何做到这些?她在各校园里四处奔波,开展系列推广活动,包括在校园中建立谷歌作为默认搜索引擎,以及学校电脑中的谷歌工具栏的设置等等,切实提高谷歌在校园中的知名度,扩大用户量。

迈过千禧年的谷歌正在突飞猛进地发展,这里已经不是刚刚起步的昔日“校园项目”了。它已经成为了全球互联网行业里最重要的公司之一,其业务覆盖了包括音乐、电影在内的众多领域。至2001年日搜索次数已猛增至1亿,并且通过新的一轮融资,募集资金2500万美元以上。苏珊的任务并不局限于“市场营销”,她也参与启动谷歌图片搜索活动,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相继推进谷歌视频搜索,图书搜索服务。

谷歌在2002年就已与当时最大的搜索引擎雅虎拉腕儿,后者提议30亿美元收购谷歌,却遭到谷歌的否决。

一切都很清楚:谷歌的确是个“新一代互联网引擎”。曾经在苏珊车库休息过的公司的确正在以科技改变着这个世界。

苏珊还在谷歌拥有一片新天地,那就是广告业务。2003年苏珊担任谷歌广告业务负责人,并于次年带领团队推出AdSense。

在这之前,谷歌广告业务基本上都是直接和广告客户一起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广告商必须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所需要的那些用户身上。但是沃西基敏锐的建议,该模式可推广至更为广泛的市场中。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案例。通过AdSense还有一些网站能够和谷歌一样,将广告显示于其网站,以赚取收益。

AdSense取得巨大成功,仅在开办这项事业的2003年时,谷歌广告收入9610万美元,AdSense就贡献了6500万美元。

苏珊成硅谷“广告狂人”,晋升为谷歌广告和商务资深副总裁,主管公司的广告和分析产品,包括AdWords、AdSense、DoubleClick和Google Analystics。至2022年谷歌广告收入仍发挥支柱作用,占总收入80%。

伴随着它对广告业务的大杀四方,苏珊被称为“金钱(The Money)”,中文世界的头衔更传神:“谷歌女财神爷”。

C C

已稳坐头把交椅的苏珊2014年又有角色转换。在这一年,她开始尝试将自己从一个摄影师转变成一个独立制片人。这一年她出任了YouTube的CEO。

苏珊和YouTube之间的起源可追溯至2006年,她主管谷歌的视频服务Google Video,指出了用户对视频分享的强烈要求。

那时候,YouTube刚创办了一年,但用户的增长速度很快,2006年上半年,用户数由200万户增至1.27亿户。

经过对YouTube的调查,苏珊建议:收购YouTube。她认为这不仅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而且还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利益。2006年,谷歌以18.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YouTube。

问题是作为免费视频分享的平台,YouTube尚未摸索其商业模式。不过,这个问题苏珊很拿手,她成了YouTube公司的一位资深副总裁,负责他们的营销,广告和内容部门。

2014年前YouTube已实现多国家地区本土化,在线直播服务YouTube Live也已上线,以及增加贴片广告,覆盖广告的内容。在全球范围内,它也是最成功的网络视频网站之一。并购仅一年之后的2007年,YouTube便拥有了已开始赢利的利润,从此扩大了规模。2014年谷歌虽然没有披露YouTube的确切营收或盈利情况,但是一些分析人士预计,YouTube全年广告收入很可能会突破70亿美元,利润可能会达到10亿美元。

2014年,苏珊出任YouTube CEO,此后YouTube进入发展快车道。

以苏珊为首,YouTube已经做出一系列革新,包括在产品上推出少儿频道YouTube Kids、音乐频道YouTube Music、流媒体业务YouTube TV、YouTube Shorts的短视频功能。

以及广告业务中,苏珊经营的YouTube还有更多的花样,TrueView模式就是其中之一,使受众能够跳过广告,广告商仅需支付看30秒钟以上的广告的费用,和Shopping广告等等。

苏珊给YouTube带来的新收益远不止这些。她是一个“不需要付费就能看到你想要的内容”的人——她用自己制作的视频和文字来吸引观众的眼球。她出任CEO一年后,YouTube发布享受免广告、离线观看等高级服务的订阅模式YouTube Red(后改名为YouTube Premium)。该模式不仅吸引了大批用户参与,而且使用户能通过在线浏览视频获得更多收益。从那时起YouTube也发起红包计划,使得创作者能够将广告嵌入到视频当中。

苏珊执掌舵手仅两年之后的2016年,YouTube跨过用户日观看时长10亿小时的里程碑。它是如何实现这一成就的?2019年,谷歌首次披露YouTube营收:年收入达150亿美元,占Alphabet年收入的10%。

之前苏珊虽是硅谷知名高管,广告界叱咤风云的“谷歌财神爷”之一,但整体上却鲜有登台亮相。

但担任某用户基数巨大平台CEO,进而说明用户与创作者都不满意这个平台,一切终将聚焦于她。

其典型应该是平台内容管理问题。

根据美国《第230条》(Section 230),科技平台不需要承担用户所产生内容的责任。这一规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互联网行业发展,为公众提供更多优质信息和娱乐服务。但是YouTube平台在2019年却遭到恋童癖的使用、孩子们不雅镜头的出现,引起了人们的一连串热议。平台上的内容都是为了吸引孩子们,所以这些内容在一定程度上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在此基础上,发现了平台存在“漏网”暴力行为、种族偏见等等。这些都是由算法机制导致的。而当您点开有关的内容时,平台上的算法机制会给大家推荐更多的内容。

苏珊于同年接受《今日美国》的电视专访时辩称,每分钟500分录像上传到YouTube,倡导平台对内容的管理机制不能“走得太远”。

情况现在已大为改观。YouTube一直紧缩内容管理政策已引起许多内容创作者不满。

事实上,YouTube早于2017年便强调收益状态标示的作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黄标”。“黄标”意味着,在该网站上播放的所有视频都将进入一个类似于黄标区的区域内,用户可以查看到视频中所包含的内容是否与自身相关。由平台“黄标”录像,就会出现广告收益不明显的极大可能性。因为“黄标”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概念——“视频中出现了某一特定类型的信息或行为”,而不是“某一类信息和行为”。至于哪些内容是要“黄标”的,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难题。

视频收益状态中的3个标示被截获在YouTube的正式通告中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谷歌还进行人员缩减,人工审核向AI审核转变。之后,YouTube在与疫情有关的内容上没有区别地标出了“黄标”,引起10万多人的政府上访。数月之后,YouTube松懈了与疫情有关的内容。

去年底以来,“黄标”政策又紧缩了,“可能无法获得广告收益”改成了“不能获取广告收益”,其实是由“黄标”到“红标”的转变。这意味着在内容审核方面更加严格。并且范围还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一些游戏主播觉得,平台在画面血腥、曝光等方面判断得比较苛刻,并可溯及之前所公布的,就连一些博主都发现,他们在2007年公布的一段录像,还被YouTube标上“黄标”。

大型内容平台管理机制难以做到尽善尽美、过于紧凑,就出现了监管问题,还能招惹毛用户,震慑广告商。过于宽松,那么对平台广告收入也是有影响,并引起了用户及创作者们的不满。“我们是在用舞蹈来说话。”苏珊多年来态度有所变化,但钢丝的舞蹈仍不尽动听:“我们成功地让所有人都不开心了。”

如此棘手的问题都不再困扰苏珊。

D D

就时机而言苏珊现在的离去对于Alphabet而言是糟糕至极。

一向作为谷歌收入支柱的广告业务正面临着收入下滑的问题。《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的广告业务正面临着近年来最具挑战性的环境之一。

Alphabet在本月早些时候公布了2022财年第四季度的业绩,其中,谷歌广告收入同比下滑3.6%。2004年,高企公司上市后,广告收入二度下滑—之前,广告收入仅有一次下滑,时间为2020年二季度,当时,疫情使得企业部分大客户停止在旅游、消费产品及其他方面消费。Alphabet已经在1月宣布裁员约1.2万人。

就外部竞争而言,TikTok总是对着YouTube捅刀子,虽然苏珊带领YouTube推出了YouTube Shorts并且宣布但日浏览量突破150亿,不过,TikTok还积极打破短视频限制,扩展视频时长并穿刺YouTube的腹地。

当前YouTube尚未动摇,但是危机并未消除。更糟的是TikTok也有可能进入分食谷歌搜索市场。8月,谷歌高级副总裁拉加瓦(Prabhakar Raghavan)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谷歌的确正被TikTok“入侵”搜索。

谷歌的内部文件显示,约40%的青年使用TikTok或Instagram寻找午餐就餐地点,而不是用谷歌。

另外谷歌也受到微软猛烈挑衅,微软宣布ChatGPT加入必应搜索引擎。

谷歌不败金身初现裂痕,最了解谷歌和广告的苏珊则宣布离职。

苏珊出走不仅是谷歌的重大损失,同样对整个硅谷来说是个损失──也就是说,大型科技公司起码暂时还没有女CEO。

身为五个子女的妈妈,苏珊曾经说过,工作与为人母是不可以简单割裂的。她希望每个月都能有一个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她甚至把几乎所有小孩的出生都和谷歌关键节点连在一起:第一个小孩——谷歌以一家商业公司的形式正式创立;二孩,回到公司从事AdSense项目;第3个子女,是并购DoubleClick;第四个子女她担任YouTube公司CEO。

但是,就连苏珊似乎也披荆斩棘地走上了职业之路,还深受性别偏见之苦:“当你是初级员工并且怀孕的时候,人们总是会问你会不会辞职,现在不会有人这么问了。”

怀孕是不需要询问的,不过,在高位还是能感觉到“轻视”。因为,在科技行业里,很多人都会认为男性才更有价值,而女性往往被忽视。谷歌一位工程师达尔莫于2019年对内发表了一份10页备忘录,在这些情况下,他用生物学等性别理由说明了技术职位和领导职位中妇女人数较少的理由,即,它天生就是这样,并非社会教化和偏见的结果。

达尔莫在备忘录中引发很大争议,谷歌终于将其辞退。苏珊为之发表文章谈她职场中遇到的不愉快。

她说,在硅谷,这些年没少碰到性别歧视的问题,能力被怀疑,往往被排斥于重大行业活动及社交聚会。“我觉得我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但这也让我感到非常尴尬,因为我总是想把话说得更多一些。”甚至出席与公司外部领导人举行的各种会议,他们“主要和年轻的男同事讨论,我的话经常被打断。想法被忽视,直到被男人们重新表述一遍。”

苏珊在出任YouTube CEO的最初3年中,允许女性员工比例在24%至30%之间。如今,随着疫情影响进一步加剧,这种趋势可能会更加明显。硅谷仍远未走出性别失衡的困境。女性在高科技行业的领导地位并未随着科技发展而提升,而是持续下降。而之前疫情带来的影响,使得女性员工所面临的境遇问题愈加凸显。女性在工作岗位上所占比重下降是导致这一趋势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彭博社估计,2020年2月至2022年1月,大约200万名的妇女离职或失业,而且男性在劳动力中所占比例基本没有变化。

Lean In&麦肯锡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女性领导人跳槽速度也创历史新高。

仅以Meta为例,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失去了两名女性高管,一个是去年离开Meta的前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她曾是扎克伯格继任者中炙手可热的候选人;另一位是前任首席财务官马恩·莱文(Marne Levine),今年离任,她已经为这个社交媒体巨头效力12年。

苏珊的出走是硅谷女高管离职的另一刺耳音符,“刺耳”本身也值得反思。

桑德伯格对这种“趋势”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她想,总有一些人离职了,但没人写过男人在远离高级职位。“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更多的人去做那些我们自己能做到的事情,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关心那些女人和孩子。”“问题不在于女性离开,问题在于我们的人数太少了。”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h咨询:400-888-8888


如您有问题,可以咨询我们的24H咨询电话!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